通过云端路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 >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2019-09-23来源:来养生网
“相爱相杀”也是节目新看点。

4月12日,“S+级”网综《我是唱作人》在爱奇艺开播,上周五(4月19日)已更新至第二期。习惯了嘉宾在各路节目里“商业互吹”的套路后,再打开《我是唱作人》,发现此节目的设定简直是不走寻常路。

对外,开播日“正面硬刚”同天谢幕的《歌手2019》和相隔三天隔壁视频网站播出的《这!就是原创》,点明自己“不止是歌手”,更是一档“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节目”。

对内,选手间则更像是“泡沫友谊”,互评环节十分犀利,充满火药味。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官方宣传图上的“不止是歌手”五个大字格外醒目


先来简单概括下赛制:

8名唱作人需各自提前准备好7首不同的、从未发表过的原创作品,在节目里展现给观众。四轮“1v1 battle”唱演环节结束后,由来自各行各业的101人组成的“大众评审团”进行投票,最后按照投票数将选手分配至上、中、下三个等级区域,并进行最后的比拼。

参与对战的两位唱作人的胜负结果由当场票数决定,放弃场外“大众”投票的维度,《我是唱作人》正在建立自己的音乐“审美”标准。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
从内容到形式,《我是唱作人》可以说融入了《这!就是原创》主打“原创歌曲”的内核,又像《歌手》把目光放在已颇有名声且风格迥异的音乐人身上,引入竞演环节和末位淘汰制,从而对原创歌手的实力进行综合考量。

全方位的考核形式无疑对唱作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难怪《我是唱作人》敢于自称“不止是歌手”。

同时,节目组在嘉宾安排上也非常“心机”,第一季前哨战出场的是王源、陈意涵、梁博、毛不易、热狗、汪苏泷、曾轶可和高进,这个阵容仔细一分析,不单单是每个人身上都具有话题性,嘉宾所代表音乐流派之间的对抗,才最有看点。

作为吃瓜群众,难免会问道:

带着“偶像”标签的王源和陈意涵会不会原创?汪苏泷能否摆脱“QQ音乐巨头”称号?梁博、曾轶可“消失”的这几年在做什么?热狗、高进两位老江湖会有什么突破?


新、中、老三代唱作人同台竞技的“瓜”固然很甜,但细细品味节目组选人的用意之后,也能发现以他们为代表的不同音乐流派所面临的难题,其音乐圈的“鄙视链”,也悄然浮出水面

比如,以王源、陈意涵为代表的偶像派,如何打破人们对偶像本身“表面花哨、中底不足”的认知?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
“QQ音乐巨头”汪苏泷如何全面展示自己的才华,又如何打破那些略带“嘲讽”的网络歌手标签?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
毛不易、梁博、曾轶可三位选秀出身的唱作人在大众和独立间游走,怎么走出差异化的“个性”并获得市场认可,又是他们要面对的问题。

热狗、高进两位老江湖则是一个想要找回昔日的“愤怒”,一个急于改变自己“歌红人不红”的窘境。

既要为自己所代表的圈层发声,又要在竞演中获胜,唱作人们“互刚”的戏码从登台前就已经上演

节目组专门在“1v1 battle”前设置了“demo互听”环节,八位嘉宾各抒己见,各路流派的音乐人在这时就开始了“比赛第一、友谊第二”的实力切磋。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
陈意涵听完高进《下雪哈尔滨》后直言——“唱得很好听,但是歌曲风格不是我的取向”。

汪苏泷在唱demo时看歌词的行为,也被曾轶可直接怼了出来:“我自己写的东西我一般都会记得。”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在“demo互听”环节中,唱作人需要根据自己的理解judge其他七个人。尽管节目组特地把每个人心目中的排名都打了马赛克,但还是悄悄透露了一些信息,比如热狗把毛不易排在了最后一名,只是因为“他demo唱太短,好像没诚意”。

正片还未开始,唱作人的“直言不讳”就在网上炸开了锅。

但毕竟“demo互听”还只是小试牛刀,真到了“1v1 battle”环节,唱作人们才开始见真招,节目也开始出现越来越“刚”的记忆点。

首期梁博演唱的《表态》有着近7分钟的时长,有人质疑其“不是正常流行歌曲该有的时长”“有些拖沓”。对此,梁博的回应也很简单粗暴:“如果这是一首让人无法继续(听)的歌曲,一分钟都长。如果激动人心的部分就埋藏在最后的话,(歌曲)就没有长短之分。”并表示,收录在专辑中的完整原曲将会比7分钟还要长。

大概意思就是“我的歌好听,既然好听你就多听会儿”,博哥果然威武。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第二期,王源以说唱作品二度挑战热狗,曾在第一期挑战失败的他决定和狗哥对战到底,这一不怕输的行为也收获网友颇多好评,王源真是不负网友所赠的“刚哥”之称。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而对于选择说唱的理由,王源表示“既然挑战就要找最强的,而且正因为我尊敬他(热狗),所以我才要用他的方式来迎击”。

节目中嘉宾那些直白到有些“带刺”的互评,观众或表示并不认同、或产生强烈共鸣。但必须承认,唱作人十分real的态度既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,实则也在表演中“刚”出了圈,其背后各自的音乐态度同样变得愈加明朗。

王源的《吆不倒台》中有一段霸气十足的歌词,用来还击那些针对自己的网络暴力——“今天起我就要做我自己,不唱民谣也不唱抒情歌曲,你不想听那就请你出去,让你晓得源哥你惹不起。”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曾轶可的《流言》歌词深入人心且态度明确,“其实这首歌就是我对流言蜚语的一种看法,不管别人觉得一个东西是好与坏,并不一定代表它真的好与坏。”

汪苏泷则在和节目总导演聊到自己的故事时,指出了自己难被大众认可的原因,几句话直指人心: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对于同样难以拿到“主流市场门票”的高进来说,也是感同身受:


唱作人的竞技,却是一次音乐圈“鄙视链”的生态凸显



无论是偶像派、网络草根、学院派还是老江湖,选手间的“相爱相杀”在增强了《我是唱作人》综艺性、话题性的同时,也让观众意识到音乐界“鄙视链”的存在。

究竟什么样的音乐流派,或者说艺术门类,才是高级的?

曾经的我们欣赏不来毕加索和梵高,听不懂贝多芬和莫扎特,许多人因此错误地以为这就是高级,而一眼秒懂、朗朗上口的就是俗气。

其实,真正的艺术从来不分高低贵贱,每个走在不同领域并获得观众的音乐人,都值得尊重。

从目前播出来看,《我是唱作人》试图把“审美”的不同取向进行大众化讨论,在节目播出后期,也会有更多不同流派和风格的唱作人加入。

这场充满话题的对战可能无法用哪种流派的胜利来概括,但不管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,这种切磋,可以看作是一次音乐行业切身的对话与交流,也是音乐综艺又往前迈出的新一步。

-END-

作者丨任拾

编辑丨月浦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zdrmyy.com/xinwen/42867.html
(本文来自通过云端路整合文章:http://www.zdrmyy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zdrmyy.com ?2017 通过云端路

通过云端路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